首页 >> 最新文章

新36条能否推倒玻璃门静观执行《新闻》无线电话

时间:2020/11/22 06:32:34 编辑:

“新36条”能否推倒“玻璃门” 静观执行

“这几年民营加油站不是多了,而是变少了。”武汉城郊一民营加油站经营者称,“一到油荒的时候,首先拿不到油的是我们这些民营加油站;即使能拿到油,价格也比国有加油站贵很多。”

在很多行业,民间资本生存得很压抑,石油只是其中一个突出的代表。在改革开放30年后的今天,民营经济依然没有获得最好的成长环境。

最近“新36条”的出台,被认为是为民间投资进一步敞开大门的重要政策举措。在金融危机后刺激政策逐步退出的背景下,拉动民间投资被寄予厚望。

然而,民间资本的投资环境能否真的就此大为改善,一些垄断行业的高门槛能否真的低下来?

期望民间资本接棒

所谓“新36条”,其正式名称是《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全文共有36条政策举措,内容重点在于降低行业准入门槛,鼓励民企“非禁准入”。

之所以称为“新36条”,是区别于2005年2月出台的“非公经济36条”(《国务院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同样是针对民间投资,同样是36条内容,两份文件都被认为是民营经济发展中突破性的文件。

据称,跟“非公经济36条”相比,此次“新36条”更具有针对和操作性。“新36条”为民间投资开放了6个准入领域,16个方面的具体行业,而且针对当前民营经济发展面临的一些具体问题,作出了针对性的指导。“新36条”已于3月24日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讨论原则通过,近日将正式对外公布。

之所以在这个时候出台这一政策,一定程度上是受宏观经济形势压力影响。

在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国家推出4万亿元投资计划。在2009年“保八”中,国家投资发挥了主导性的作用。

分析人士称,此时正值4万亿政府投资经济刺激效应递减,负面效应日渐显露之际,国家高层期望激励民间投资入场接棒,以驱动经济持续复苏。

“民间投资必须接过中央投资的接力棒,4万亿元投资退出后,只有民间投资跟进才能推动经济新一轮增长。”多位经济学家都发表过类似看法。

“玻璃门”与“弹簧门”

其实早在1998年,经历了东南亚金融危机后,国家有关方面对于民营经济即提出“非禁即准入”政策。

然而10多年后的今天,民间资本依然被排挤在众多垄断行业之外。

近一两年来,有关“国进民退”的争议席卷全国。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09年《中国民营经济形式分析报告》中,亦承认部分领域的确存在民营资本“被挤出”的现象。

近年来民间投资已占到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一半以上,然而在利润丰厚的垄断行业,民营资本仍是配角。工商联的数据显示,我国私营控股投资在电力、热力的生产和供应业中只占13.6%,在金融业中只占9.6%,在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中只占7.8%,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中占7.5%,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中占6.6%。

另有数据显示,在全社会80多个行业中,允许国有资本进入的有72种,允许外资进入的有62种,而允许民营资本进入的只有41种。

有些行业名义上允许民间资本进入,实际障碍重重。石油、煤矿等领域就是民间资本的伤心之地。“当初自由进入,结果政策一变就被清退出来或是以很低的价格被收购,现在民间资本都不敢投这些领域了。”一位企业界人士称。

一些行业和领域在准入政策上虽无公开限制,但实际进入条件则限制颇多。对于这种“名义开放、实际限制”现象,人们称为“玻璃门”和“弹簧门”――“玻璃门”是看得见进不去,“弹簧门”是进去了最终还是被弹出来。

“新36条”的历史进步

不管怎样,这次人们还是看到了“新36条”的历史进步。

2005年出台的“非公经济36条”是改革开放以来第一部系统、全面、有针对性的促进非公经济发展的综合性文件。不过,遗憾的是在具体执行上有所欠缺。

而此次“新36条”就是要将5年来民营经济在发展过程中所遇到的一系列政策执行的具体问题落到实处。“新36条”进一步细化了行业准入政策,着重阐述民营资本如何进入基础产业和基础设施、市政公用事业、社会事业、金融服务、商品批发和现代物流、国防科技工业这六大领域。

在金融服务领域,“新36条”明确提出,要放宽村镇银行、法人银行最低出资比例限制,放宽小额贷款公司单一投资者持股比例限制,鼓励民间资本发起、参与设立村镇银行、贷款公司、农村资金互助社。而过去对于这些金融机构,政策是“由国有商业银行设立,民间资本参与”。

再比如在电力行业,新政策明确提出:民营企业可以通过独资、控股、参股三种形式参与水电站、火电站的建设;对于核电这样一个特殊的行业,还提出了民营企业可以参股建设。这些提法都有了明显的突破。“跟以前相比,新政策更加开放与具体。”民营经济专家称。

业界静观未来执行

“政策是好政策,但是如果执行不成功,也只是一纸空文。”跌跌撞撞发展30年来,民营经济已经习惯对于各种政策平静面对。

2005年出台的“非公经济36条”,第一条就是:“贯彻平等准入、公平待遇原则。允许非公企业进入垄断行业;对非公有制企业与其他所有制企业一视同仁,实行同等待遇。”

然而由于具体执行问题,“非禁即入”现在在很多产业已沦为一句空话。

民建中央在3月份的全国两会期间提交议案,指出民营经济在高回报率的垄断行业、社会事业、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等领域存在市场准入障碍,而传统竞争性行业处于产能过剩状态,民资缺乏有效的投资领域。

很多行业难以进入,也是民间资本大量投向股市和楼市的一个原因。

专家学者以及企业界众多人士均称,此次“新36条”能否真正发挥拉动民间投资的作用,能否真正为民间资本打开更广阔的天空,关键还是得看各部门出台的配套措施能否到位,具体执行落实能否到位。否则,很难说其命运是否会和“老36条”一样。

现代简欧飘窗打造浪漫生活小天堂

现代简约装修效果图

泰来苑

相关资讯